课时被挤占、换课有求必应体育老师应挺直腰板说话

体育老师应该挺直腰板说话

这名体育老师的“卑微隐忍”的确有些让人觉得惊讶,但不能不说,这其实体现了当下教育体系中体育课所面临的尴尬境地。

虽然我们的教育目标是德智体全面发展,但在以考试为驱动的教学模式下,一些中小学校普遍“重文轻武”,陷入一切为升学率的泥潭。

但结果是,他的两项保证都没做到,而是把他竞选账户的1800万美元转给DNC,以供DNC在关键州聘请助选人员。

近日,一位体育老师因晒出了他“卑微”的聊天记录而走红网络。在聊天记录中,这名体育老师对另一位老师的换课要求,几乎是有求必应,不仅自己的课时不断被挤占,甚至连体育考试课都要提前“申请”。

这名体育老师的“卑微隐忍”的确有些让人觉得惊讶,但不能不说,这其实体现了当下教育体系中体育课所面临的尴尬境地。

就在今年10月,教育部下发了《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》,提出要加强学生体育课程考核,不能达到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》合格要求者不能毕业。可见问题严重性和紧迫性。

这一问题甚至严重到了让教育主管部门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、警告,继而专门出台一系列针对性很强的措施。

在主观不重视和客观不够重视的双重影响下,作为非必考科目的体育课,在与语数外这类必考科目的竞争中败下阵来,便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。

所以,要真正让体育课不再成为“机动队队员”,让体育老师挺直腰板说话,在考啥教啥的教学体系下,或许提高体育成绩在升学、毕业中的考核权重是个办法。如此,就可能让我们的孩子成为一个“能文能武”的素质人才。

布隆伯格3月4日宣布退选,并宣布支持前副总统拜登。他的竞选团队一直希望能组建新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;在决定放弃这一计划后,竞选团队表示,这是为了避免太多的支出竞争。

一边是抱怨学生的身体素质堪忧,一边却是体育课的“名存实亡”。这种矛盾的局面,应该得到反思和解决了。

布隆伯格给DNC的资助远超出个人捐助的上限,但DNC官员认为合法,因为是来自竞选团队的转账。个人为自己竞选团队的捐款不受限制,竞选团队给政党的转账也不受限制。

于是,校园经常会传出这类新闻:高中班里引体向上少有人达标,体育课里长跑改短跑,青少年体育发展报告显示大学生身体素质不如中学生……

布隆伯格团队在全国各地的上千名助选员日前参加视频会议,各州的竞选主任鼓励他们申请DNC的竞选工作,但获准后,他们的薪资待遇将不可能与在布隆伯格团队时一样。

强健体魄是教育的一部分,精神文明有赖于健康的身心。何况,学生体能测试,不管在中小学还是高校,都是有相应达标要求的。

布隆伯格参选初期曾保证,他将资助民主党的基层助选工作,并一直持续到大选,他退选后又表示,他的多数基层助选员将继续留用,以作为独立的竞选组织为民主党的选举服务。

这一现象由来已久,几乎所有上过学的人,都有这样的记忆,只要临近期末考试,包括体育课在内的副课都会被主课挤占掉,而且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。

在竞选激烈的数十个州,布隆伯格的竞选团队已付清了办公室的租金,可一直使用到11月大选。这些办公室将转到各州民主党的名下,DNC将用布隆伯格的资助聘请助选员,其中将包括来自布隆伯格团队的经验丰富的组织人员。

布隆伯格的竞选团队表示,他们曾考虑设立一个独立实体,以支持民主党的提名人,但感觉独立实体在竞选的策略与执行上,无法做到与其他竞选机构的步调协调和统一,因此他们认为,在选前的未来八个月,最好还是为DNC提供帮助。

布隆伯格的顾问表示,为了总统大选中赢过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,布隆伯格将继续资助民主党的选举。

从上述体育老师的“卑微隐忍”来看,这一局面显然至今并未得到明显改善,体育课依然充当着“机动队队员”的角色,会经常被撤换。

体育老师应该挺直腰板说话

一些教育工作者和家长普遍缺乏正确的体育观和健康观,认为体育课可有可无;学生要应付堆积如山的各种作业、试卷,还要上各类补习班,客观上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体育锻炼。此前,就有报道称,一些学校为了保证学生的复习时间,甚至把体育课都停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