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希希、冯小刚、杨幂、张国立……他们为何都经不住“对赌”诱惑

每经记者 毕媛媛    每经编辑 董兴生 何小桃    

11月29日7时至11月30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满洲里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例(其中1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)、无症状感染者3例,治愈出院2例(由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分流至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)。

据了解,彼时星艺东方仅成立一年多,截至2015年12月31日,星亿东方未经审计的总资产为4.41亿元,净资产为1.12亿元,负债为3.29亿元。最终,由于星亿东方未完成业绩承诺,被华天酒店诉之公堂。

满洲里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洪全提醒公众,进入12月天气逐渐变冷,广大群众要切实增强防范意识,加强自我防护,尽量避免去人群密集场所,外出时一定要佩戴口罩,养成勤洗手、“一米线”、用公筷等良好卫生习惯。如果出现发热、咳嗽、胸闷、呼吸困难等症状时,请及时到定点发热门诊就医,主动配合医生询问调查。

每经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高希希担任大股东的北京星亿东方文化科技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星亿东方”)此前也曾因未完成与A股上市公司华天酒店的业绩承诺,被要求偿付近5271万元。

截至2020年12月2日7时,现有本土确诊病例20例、疑似病例2例、无症状感染者1例,均在满洲里市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,流调和溯源工作仍在同步进行。已排查出密切接触者1062人,均已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

11月28日7时至11月29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满洲里市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例(为之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),治愈出院1例(由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分流至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)。

这并不是高希希第一次因对赌失败而摊上官司。

11月30日7时至12月1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满洲里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例(其中3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,1例为之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)、无症状感染者1例,治愈出院1例(由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分流至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)。

满洲里市已对口岸实行闭环管理,坚持“人、物”同防原则,将俄籍铁路交接所人员、俄籍货车司乘人员(货物)、中方铁路交接所人员、国内其他人员(货物)按照不同风险等级,制定相应防控措施,优化管控流程。同时对所有涉外货物的装卸货场采取固定人员、集中管理的原则,减少装卸人员数量,加强作业防护指导,增强货物消杀力度,切实减少境外疫情输入风险。

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,因高希希旗下霍尔果斯嘉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霍尔果斯嘉乐公司)与皮某的纠纷一案,高希希(原名:高西西)目前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约3600万元。除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之外,高希希还被法院立案执行限制消费。

知名导演高希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

身陷对赌协议中的明星也不在少数,张国立、杨幂、Angelababy、冯绍峰等都一度为对赌而奔波。事实上,牵扯进了对赌协议,创作者便不再自由。张国立曾说:“我现在还是打工的,日子非常苦,因为和华谊签了对赌协议。”

此前,内蒙古卫健委连续3日通报满洲里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。

12月2日上午,满洲里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发布第29号公告。满洲里市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已结束,经综合研判,为进一步排查风险,坚决筑牢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防线,满洲里市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决定,自2020年12月3日8时起,开展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。

除了高希希,导演冯小刚与华谊兄弟的对赌也曾是影视圈的大新闻。但是2018年,冯小刚未完成对赌,支付给了华谊兄弟将近7000万元。

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,均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,所有密切接触者均在指定场所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,全程实行闭环管理,严防疫情扩散蔓延。

在影视剧带来的名声助力下,高希希背后的投资版图也越做越大,涉及影视投资、文化旅游地产等多个领域。

但最终,高希希与北京希世纪并未完成这场“上市目标对赌”。根据协议,高希希不仅需要归还皮涛涛投资款及利息共3600万元,还需支付2000万元违约金。

12月1日下午,内蒙古自治区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,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将南区街道办事处、兴华街道办事处、扎赉诺尔区第四街道办事处划定为新冠肺炎疫情中风险地区,并实施相应管控措施,满洲里市其他区域风险等级不变。

截至2019年1月30日,高希希通过北京星亿东方文化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向皮涛涛支付了400万元回购款,剩余款项至今未付。每经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希世纪公开电话欲了解详细情况,但截至发稿,均未收到相关回复。

2015年11月,皮涛涛与北京希世纪、高希希等达成合作,约定皮涛涛以3000万元认缴北京希世纪增资,对应股权比例为8.5714%,希望北京希世纪能够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新三板上市。但如果北京希世纪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上市,皮涛涛有权要求高希希按照10%年化利率收购皮涛涛持有北京希世纪的全部股权。

启信宝显示,截至目前,高希希在星亿东方、霍尔果斯恒兴影视、北京世希文化、北京星艺时尚等7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,同时还在星亿东方、长城荣耀、华夏忠义文化等10家公司持有股权。值得注意的是,高希希名下这些公司,有8家被股权冻结,仅星亿东方一家公司就涉及3条股权冻结信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之后,高希希鲜有作品问世。高希希旗下公司因业绩、上市目标等对赌陷入多起纠纷,名下多家公司股权被冻结。

一审中,高希希方对于原告所述协议签订的事实予以确认,并且辩称在相关协议签订后一直积极努力履行合同,但因市场等原因导致未能在约定期限内实现约定目标。同时对于原告诉求中本金予以确认,但认为利息计算及违约金相关数额偏高,请求予以调整。

因为一份对赌协议,曾执导过《甜蜜蜜》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《新上海滩》等剧集的知名导演高希希成了“老赖”。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并被法院立案执行限制消费。

作为知名导演,20多年来高希希执导了超45部影视作品,其中包括《甜蜜蜜》《下海的日子》《历史的天空》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《新上海滩》《三国》等多部家喻户晓的影视剧。不过,2016年之后,高希希鲜有作品问世。

名下多个公司股权被冻结

高希希持股10家公司

启信宝显示,北京希世纪前身为高希希工作室。目前北京希世纪的第一大股东为高希希旗下的霍尔果斯嘉乐公司,持股比例为76.53%;皮涛涛为第三大股东,直接持股8.57%。

高希希微博。视频截图

11月27日,满洲里市启动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,累计采样203378人,检出阳性8人,其余均为阴性。经专家组临床诊断,阳性的8人中有7人为确诊病例、1人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华天酒店公告显示,2016年华天酒店通过其子公司,以现金2500万元取得星亿东方1.695%的股权(增资后)。星亿东方则做出2015~2017年累计税后净利润不低于7.5亿元的业绩承诺。且每年完成目标额的90%,则视同实现业绩承诺。

每经记者注意到,上述双方的纠纷起源于一份《增资扩股协议》。